林燃:王凤英拨乱维新,小鹏G6单骑救主

No Comments

日前,据小鹏汽车发布的第一季度财务数据显示,小鹏汽车营收为40.3亿元,同比下降45.9%;净亏损23.4亿元,去年同期

日前,据小鹏汽车发布的第一季度财务数据显示,小鹏汽车营收为40.3亿元,同比下降45.9%;净亏损23.4亿元,去年同期净亏损为17亿元;毛利率为1.7%,去年同期毛利率为12.2%。

财报数据坐实了小鹏的近况确实不太美妙。

销量不振无疑是小鹏汽车营收、利润表现不佳的重要原因。

自去年小鹏G9出师未捷之后,小鹏不仅让出了新势力月度销冠的位置,月销量也从近1.5万辆一路走低至数千辆。

今年第一季度,小鹏总交付量为1.82万辆,月均仅为6000辆多一点,同比下降47.3%,环比下降17.9%。

在财报电话会议上,CEO何小鹏提到,G6车型将于6月正式上市,于7月开始大规模交付并迅速爬坡。相信G6能够成为中国20万元-30万元新能源SUV市场最受瞩目的爆款车型。

如果说1月份新加入的小鹏总裁王凤英是“巧妇”,那么即将上市的小鹏G6就应该是白花花的大米。倘若真能做成好饭,那倒也不怕晚。

临危受命的车

今天看来,小鹏汽车对G6车型寄予众望已经毋庸置疑。但事实上,伊始之初并不是这样的。

G9车型才是小鹏认定的救市之作。G9的表现一旦符合预期,既能够保证利润,还能维系品牌期望的高度。

就像当下理想L9能够走量一样,目前的理想汽车因此不仅坐实了豪华品牌的定位,而且成为首家盈利的自主造车新势力。多么踏实的现在,多么美好的未来。

然而事与愿违。当然我们不必再去纠结G9折戟的原因,一切应该向前看,G6顺理成章地顶了上来。既然中大型SUV没能证明自己,那就退而求其次,选择用中型SUV再度出发。

这款承载全村人希望的新车,机会和挑战并存,前途光明,道路坎坷。

G6是小鹏全新扶摇架构下诞生的首款车型。“扶摇”这个名字取得真是好,脱胎于李白的诗,“扶摇直上九万里”。要知道这一句的前一句是,“大鹏一日同风起”。

凭借扶摇架构,小鹏希望变成大鹏。

怎么变?

扶摇架构与特斯拉造车有异曲同工之妙,是国内目前唯一量产的前后一体式压铸铝车身,还整合了 CIB 电池车身一体化技术,能够有效降低 50% 的综合研发成本、缩短 50% 智能体验迭代周期、提高 300% 极速 OTA 效率。

扶摇架构的应用,能够为小鹏带来一次极大的降本增效提升,未来大多数,甚至所有小鹏旗下的汽车产品,都会基于扶摇架构而来。

所以,很明显,G6的基础战力得到强化的同时,还带来了更强的挣钱效应。

为了更好地体现小鹏高智能化属性的品牌特质,800V+碳化硅平台加持小鹏 G6 ,提供超快充电速度,针对新车,小鹏完全可以采用“充电五分钟,畅行200公里”的广告语。

此外,小鹏 G6 还搭载了 10.2 英寸液晶仪表盘、14.96 英寸中控屏,配备了两颗激光雷达,支持第二代 XNGP 智能辅助驾驶系统,电动尾翼、全景天幕、高算力芯片、座椅通风加热等配置也是应有尽有。

不得不说,一款30万以内的智能纯电中型SUV,续航可达700公里的前提下,还有谁比小鹏G6更能打?

事实上,承认小鹏G6的优秀不难,因为事实已经摆在那里。

但这并不意味着G6一定可以走量,决定产品销量的因素太过综合。即便完善了所有主观因素,还有不可控的客观因素。

小鹏G6把指导价确定在20万-30万之间,它遇到了这个区间内最能打的Model Y。偏偏,小鹏的品牌属性,G6的产品属性,都与特斯拉之于Model Y几乎完全一致。

现在看来,小鹏一番审时度势之后,大概率会将G6的定价确定在比Model Y少5万元的位置。

能不能凭借少5万元的价格优势,从Model Y的口中夺食,小鹏把这道题目交给了新任总裁王凤英。

临危受命的人

当时间进入5月,意味着王凤英从长城转战小鹏的时间已经超过了100天。

作为“传统势力”的操盘手,加盟小鹏,王凤英本人极其低调。

“加入小鹏,不仅是我个人职业生涯的一次重要转变,也是让我在产业链更庞杂、更具互联网思维的新能源汽车领域,去实践、论证和升级自己战略思维的一次重要机会。”

这段王凤英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话,无论怎么解读,怎么理解,似乎都在证明王凤英的谦逊。

然而,这段话的最后半句,还是足以看出王凤英的霸气与自信,特别是“战略思维”四个字。

没错,王凤英肯定是具备战略思维的行业高手。

据公开媒体的报道,王凤英加入小鹏之后,调整了销售架构,把原来的四个销售大区,调整为25个“战区”,实现了销售的扁平化,提高了反馈速度。在产品端,小鹏推出产品的速度加快了;在销售端,经销商的支持力度加大,佣金更高。

不难发现,这一次针对小鹏的“顽疾”,王凤英开出良方的核心思想就是一个字——“快”。

应该说,这个字是对症的。

从行业来看,比亚迪因为秉持了王传福“快鱼吃慢鱼”的理念,占尽先机;长城或许仅仅因为慢了半拍而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;理想为了L系列的快,不惜停掉还可以走量的理想ONE;蔚来为了新ES6而彻底改掉交付拖沓的毛病,旗下所有车型都为新车让路,新ES6排产优先。

从小鹏自身来看,去年年底,何小鹏在反思小鹏存在的问题时,痛批企业内部的组织能力差导致部门低效,为领导的数据而生、为汇报而生。

为了美化PPT和优化数据,花费大量精力,而忽略了本身应该为客户做的事。

而王凤英的快节奏,首先让小鹏自身感受到了变化。

小鹏内部的工作人员曾向媒体透露:王凤英来到小鹏之后,我们都感觉推动的作用非常大。小鹏G6推出的速度很快。

按照以往,G6不可能在4月18日上海车展期间推出。

事实上,也正是因为快,何小鹏才有底气做出新车6月上市,7月可以做到“批量性”交付的承诺。

上市快,交付快,接受反馈快,处理问题快,将会成为小鹏G6市场表现的新特征。

王凤英抢时间的目的除了内卷严重的行业要求之外,还有更强的针对性。

事实上,G6是小鹏对标特斯拉Model Y的一款车型,这个定调是王凤英到来之后才明确提出的。这既体现出王凤英的霸气,也是小鹏品牌能够杀出重围的必经之路。

众所周知,Model Y是特斯拉2020年推出全球爆款车型。3年Model Y目前还游离在中期改款阶段,没有任何消息指向Model Y换代。

但6年Model 3的换代消息日渐明朗,不仅海外媒体曝光了全新一代Model 3的车型,同时将马斯克5月底的中国行与Model 3换代事宜也关联了起来。

有没有可能在Model 3换代之后,为了零部件的共有率,Model Y的换代也接踵而至?

在王凤英看来,与其猜测对手,不如做好自己。

小鹏G6将最大可能地抢时间,抢机会,将“以新打旧”的市场格局维系得长久一些,更长久一些。

如此,小鹏G6还是有机会挑起大梁的。

写在最后

刚入6月,5月新能源汽车销量排行新鲜出炉。理想以超过2.8万辆的成绩把小鹏和蔚来远远抛开。

但小鹏好起来的可能性应该比蔚来更大。

除了5月蔚来同比、环比双降,小鹏同比降,环比升的现状之外。小鹏G6大概率比蔚来ES6更能走量。

蔚来的换电模式让它骑虎难下,而小鹏正在以王凤英+G6产生的化学效应拨开眼前的迷雾。

TAG:大鹏,车型,特斯拉,架构

Categories: 汽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